? 《晚秋的初恋》23 - 520yabovip31.net网 yabovip31.net,亚博国际app「官方唯一平台」,yabo客户端app

《晚秋的初恋》23

来源:yabovip31.net网 时间:2016-12-10 09:44:05 责编:admin 人气:

23.我们的分手

经鲁燕菲这么一说,似乎她的话把我刚才的愤怒瞬间化解了。现在回过头想一想,女人有时的突然出其不易的一句话,很容易让男人信以为真的。其实,当时我是有更充分的理由去与鲁燕菲接着争辩下去的,只是当时鲁燕菲的诚恳的态度,让我没有办法再去继续就我需要回答的问题再进一步追问下去。

过了一会,我们的气氛略微缓解了一下。鲁燕菲才终于慢慢的说出了促成我们分开理由的实质:第一是来自我们两个家庭当时的政治差异;第二是来自她的父母的错误的决定,才导致了查心阳突然的主意改变;第三是鲁燕菲想通过退一步的想法来探听我对她所作的何反应,而与我的父母能否生活在一起,只是个借口;第四是她对我当时轻狂的一个打压。

遗憾的是,在这起鲁燕菲一手设计的圈套中,并没有达到她的预期目的,出乎意外的让我跑、放弃、认输了。

这成了她始料不及的一个败笔。

虽然,鲁燕菲后期曾经试图极力挽回破败的局面。可是,仇恨的种子已深深的埋在我的心里,竟成了我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当时就放弃了。

我们的初恋,是在双方任性的级不够成熟的精明、考验、绝情的低智商的运作下,悄悄的落下了相恋的帷幕。

应该说,那时我们的初恋,是建立在鲁燕菲聪明、天真、自信的前提下而引发和促成的,也是我大男子主义尊严的配合,才使得是我们双方最后的妥协。

那天晚上,我们谈话是在不欢、迷蒙、痛苦的中,我们才离开了二楼的咖啡厅。在那一刻,屋外的天色已是午夜的一片朦胧了。

门前,一辆出租车见我们从宾馆里面走出来,悄然的从旁边慢慢的开了过来,并停在我们跟前。

车门自动打开,我们上了出租车。今晚,我一定要负责把她安全的送回了家。

夜色中,那辆蓝色的出租车在鲁燕菲的引导下,向城区以北的方向疾驶而去。

街道上,出租车在寂静马路风驰电掣般的行进。

少顷,出租车在一片九十年代后期的板式老楼群里拐了进去,在一座楼群的外边的黑暗处,慢慢的停了下来。这时,远处的黑暗中走来了一位高个中年男人的黑影。鲁燕菲回头简单的和我说了几句话后就一个人先下车。

车外面,在黑暗中,鲁燕菲急忙朝黑影走过去。

车内,我在和司机小声的说了几句话。稍后,我也跟着下了车。

鲁燕菲拉过那个中男人向我介绍说:这就是她的丈夫——雷。我抬头借着微弱的路灯认真的看了看对方——一位不到一米八的身高、国字脸、身材有点驼背、来人朝我笑了笑,看上去有点一般男人少有的儒雅气。我们客气地先彼此点了点头,互相问了问好,又礼节性的握了握手,接着我们说点客气话。然后,我就同他们告别了。又坐出租车返回了的宾馆。

一路上,由于刚喝完酒的原因,现在酒在肚子里开始直往上翻腾。我想——今晚可能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

回到宾馆,还是按照南方人的生活习惯,先洗了个热水澡。然后上准备床休息。我躺下后,很久却没有了一点的睡意。无奈之下,我坐起来,想起了明天夏冶平明就要出殡的事情了。想来想去,觉得我离开这里的时间太久了,有些事情同过去都不一样了,现在我是无法想象明天将会是什么样的情况。想来想去,我的思维不仅回到了刚才和鲁燕菲谈话的过程中。

现在感觉,今晚和鲁燕菲在谈到我们分手的问题上,她好像是没有同我说实话。回想一下,我们的谈话的过程中,在她那忧郁的目光中,始终让你隐约的觉得她还另有隐情没有说。而我今天问她的问题绝非向她所说得那么简单,怫然……

虽然时间已经过了下半夜一点多了,可我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在冥冥之中,我又想起了过去的往事……

……

自从上次,我同鲁燕菲发生一点点误会以后,我就再没有到她家来过。

三周后的一个周二下午,按照事先我们的约定,我到了鲁燕菲的家。她们家的一切没有任何的变化,应该说是都很正常的。可是,今天却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这一次去她的家,竟变成了我和鲁燕菲之间关系上的一个重要的情感拐点。

那天,我的心情特别的好,在来的路边我顺便摘下几片深秋候的枫叶——红红的一片片飘落的枫叶。在我推开鲁燕菲的家门,是我亲手把枫叶送到她的手里的,鲁燕菲看了看我给她的红叶,非常激动,兴奋,并朝我投来轻轻的一笑,她精心地把红叶放在了窗台上,一张张细心地摆窗前,凉了起来。

那时,我们一同往常那样的平平淡淡。她依旧在为我让座倒水,没有一点异样让我心存不适或让你有一点不适警觉的。

我坐下后,先谈点一些近期的所见所闻。稍后,我才坦然地把上次临走时鲁燕菲给我提出的两个问题向背课文一样的向她开始陈述事情进展情况:此时,我向她郑重的发出我父母想见她的口头邀请函。

当时,鲁燕菲听我客气的这么描述,当然是一脸春风得意的笑容了。记得那时让她激动得都有点语无伦次了。然而,这种幸福只维系了几分钟,刚刚还在微笑的她就收住了笑容,我知道接下来的关键的问题我还没有说,她在等待着我的下文。此刻,心虚的我,真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是怎么的来向她去解释。

其实,刚刚我所说的话里面是含水分的。那天,从鲁燕菲一提这个想法,她形象在我心目中就立刻大跌眼镜了。说实话,我对她的想法是有看法的,第一个问题,让我是能接受,并且很理解她的想法,我能会能做得很好;第二个问题,让我吃惊,不解的同时,开始让我对鲁燕菲甚至她的家庭品行产生疑虑?我没有办法把她的意思去向我的父母开口去讲述。在我的家里,孝敬父母从我记事起就耳闻目染地接受着传统的理得。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父母对长辈们都是毕恭毕敬的,重来就没有看到父母对长辈敢有半点慢待,即便是不经意的偶尔发生,他们也要找时间尽快地去给长辈们道歉,赔礼。

那时,虽然整个的社会风气在不断下滑,是非颠倒。然而,在我们的家族里,还是一直固守尊老爱幼的中华传统美德的。像鲁燕菲的这种提法在我们的家里是摆不上桌面的,也是接受不了的。可是,当时的鲁燕菲那种自信、固执、霸道的气势,即便有什么事情也不会和你研究商量的固执。为此,我也绞尽脑汁,想了好几天,可还是觉得这话同父母讲是张不开嘴的。因此,这件事情我是一拖再拖的,一直拖到了今天。

而此时,我像个犯人似得在等待,接受着鲁燕菲接下来的惩处……这时,鲁燕菲的目光在死死的盯着我……似乎她是在等待着我接下来的问题交代。此刻,我也抬起头,望着她无奈的调皮的在微微一笑。

鲁燕菲看了一会儿我,很聪明地摇摇头,没有再说话。而在她的眼神里留露出一种游离不定的无奈和喜忧参半的迷离以及对现状的极其不满的那种神态……

我所问非所答地:“怎么啦?你今天情绪不好?好像还有什么事啊?”

鲁燕菲已经觉察到我的敏感,她回过头,摇了摇头,有点躲闪地说:“不,不!我没有别的事儿!只是……我的一个同学现在马上就要到了?”

我心里一惊?是什么同学能让鲁燕菲此时像是丢了魂是的出现这种少见的状态?我在猜想、怀疑、思索……我俩就在这种各怀心思的心绪的恍惚、迷蒙、猜疑中过了大约十几分钟。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鲁燕菲看了看我,才不紧不慢的起身去开门。此刻,我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的一个忽然提示—再仔细—想,在我和鲁燕菲交往的这段时间里,重来没有听到鲁燕菲曾提到过她有这么个女同学。我感觉今天来的这个人和鲁燕菲乃至她的家人都是很是熟悉的,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好像她们之前已经是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门开个小缝隙,接着房门慢慢的开大了,一位身材矮小,穿着一件黑色很流行的列宁装,是的小姑娘侧着身子,体态娇小地慢慢走了进来。

来人姓何,是鲁燕菲的中学同学,戴着一副黑边框的眼镜,很像后来在内地放映的香港电视剧《上海滩》里的汪若琪,姑娘进屋后发现了陌生的我,便故作惊讶的要转身退出去。其实,那时我已经笃定了她的到来一定将要成为我和鲁燕菲爱情关系上一个分水岭的重要砝码,她的态度将决定了我和鲁燕菲的未来。我想她应该是鲁燕菲父母的一张重要的底牌,是我们分手的最后决定者。难怪鲁燕菲在她来之前表现得如此紧张,这些鲁燕菲心里应该是明白的,瓮中之鳖看来只有是我了,所以鲁燕菲有话根本是无法对我说的。

鲁燕菲向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来人,我知道来的女孩是鲁燕菲的中学同学,我礼貌地同鲁燕菲和她的同学说了一会儿话。其实,我同鲁燕菲的同学是刚刚认识的,我本来不应该有更多话要说的。可是,在那个时候的每个人的家里一般都挤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单房间里,根本没有别处栖身啊!我是没有别地方可去啊!只好硬着头皮坐在那里,听着姑娘们津津乐道的谈着她们自己的话。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姓何的女同学就急着要走。我起身想到门口,走在前边的鲁燕菲突然回过头示意要我留下来,她一个人出去送客人就可以了。

我站在门口望着她们穿鞋子。这时,那矮个姓何的女同学客气地向我点了点头,我也笑着同她点点头。少顷,姑娘便转身离开了。

鲁燕菲慌张地跟了出去,门慢慢的关上了。

大约时间过了十几分钟,鲁燕菲神色猥琐地推门走了进来。她什么没有说,端起茶水开始慢慢的喝了起来。

我问她:“怎么?好像过去没有听说你提起过她呀?”

很显然,现在鲁燕菲在我面前是不愿提起她的名字,随口说了句:“我们现在不要提她了好吗!”

我抬头看了看鲁燕菲,觉得她现在的情绪起伏波动挺大的,还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这时,她坐在我的对面,我起身走接过她的杯子,又递给她加点热水,我问她怎么了?遇到了什么不快?她没有回话,只是看了看我。少顷,才恍恍惚惚地问我:“我上次同那件事儿,你回商量了没有?”

我看了看她想了想,摇了摇头,低声说道:“燕菲!让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鲁燕菲看了看我,没有表态。

“我要是为了取悦你,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们是可以的。但那是假话,我在欺骗你。那样做我会……”

鲁燕菲望着我,沉默不语……

“燕菲!是我不想那么做,我很看重我们这段情感。不管现在你是怎么想的?我们今后关系如何?最近,我想了好久,作为我的家庭,你的提法我真的没办法向父母摊牌呀!我觉得这话,是说不出来口的,我今天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你看好吗?”

鲁燕菲冷漠地瞪了我一眼,半晌,她没有说一句话,态度霎那间也开始变得冷若冰霜。无奈之下,我知趣的起身想离开了鲁燕菲家。

鲁燕菲起身堵住了我的去路,说:“我还有话想要和你讲。”

此刻,我冷冷的笑了笑。其实,我的行为暗示了鲁燕菲,不行我们就放弃这段情感吧!好聚好散吧!

没有办法,我坐会回到了茶几边的沙发里坐下。

鲁燕菲看了看我说:“刚子!你真的要这样抉择吗?”

“我没有能力满足你的需求。我只想休息一下,你不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代价付出的有点偏高了点吗?我感觉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鲁燕菲:“刚子!我们走到了今天,一直是我故做多情的在一厢情愿的在追求,幸苦的应该是我而不是你!”

我抬头看了看她,她没有说话。少顷,鲁燕菲生气地说:“为什么主动的总是我!为什么你重来不主动向我示爱?表露真情?为什么?为什么啊?”说着,她呜呜的哭了起来。

少顷。鲁燕菲已经不哭了。我才慢慢的说:“其实,现在我不是正在努力去做吗?燕菲!我们急什么?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嘛!水到渠成的爱才是我们的真实的爱呀!在爱的问题上,我们是平等,没有谁对谁错的。”

鲁燕菲想了想,慢慢的说:“刚子!为什么你不接受我不愿同你父母在一起生活问题呢?”

我吃惊地望着鲁燕菲。在我同鲁燕菲接触的过程中,我看到的都是燕菲善良的一面,根本没有发现在她的背后还会隐藏着那么多为人不晓的肮脏龌蹉和自私的内心世界。

那时,我开始对自己看待外人的目光、深度、判断彻底的产生了怀疑?

鲁燕菲见我沉默,急切地问:“怎么不说话呀?”

我看了看鲁燕菲,轻声地说:“我已经坦诚的告诉你,我暂时是不能接受没有父母的家。”

鲁燕菲见我的态度如此的强硬,讪讪的一笑说:“刚子!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上,是我始终在谦让着你,在今天的问题上你就不能为了我们之间的爱退让一步吗?”